今生所有的相逢,都是因了前世的約定。

慚愧情人遠相訪,此身雖異性長存。

 

身前身後事茫茫,欲話因緣恐斷腸。

吳越山川尋己遍,卻回煙棹上瞿塘。

——佚名

彷彿是秋天的最後一個夜晚,窗外淡月疏菊,一種清涼的美麗,讓心柔軟又感傷。我伏在窗前的書桌上,聽一首叫《三生石上》的曲子,任窗外光陰流走,只是剎那,卻似乎經歷了幾世輪迴。我是信前因的,我相信今生所有的相逢,都是因了前世的約定。所有的似曾相識,都是因了上輩子有過一段不能相忘的姻緣,所以今生才會註定遇見。並且今生所有不舍的相離,都會有一個可以再續前緣的來生。

 

三生石,一塊寫著前世、今生與來世的石頭,年年歲歲佇立在奈何橋邊,張望著紅塵中那些喝孟婆湯,行將輪迴投胎的人們。每個人的前世今生、因果情緣,都會銘刻在這塊三生石上,無論我們轉世多少次,在三生石畔,都可以找到舊時的精魂。三生石記得每一段有情的過往,可以預測每一段遙遠的將來。它在奈何橋邊,看著來來往往的芸芸眾生,發出無可言說的感嘆。人世間,該了的情緣,該還的宿債,三生石前,一筆勾銷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一筆勾銷,多麼決絕,多麼堅定,彷彿過往的愛恨情仇,已再無瓜葛。卻又不是如此,佛說萬物皆有生死,有因緣就會有果報,相欠的終要償還,失去的終會得到。人與人之間,有著萬世不滅的緣分,也許是愛侶,也許是仇敵,也許是永遠的陌路。姻緣就像是一把利箭,被箭射中的人,會生生世世帶著傷痕輪迴。有緣的人,可以從對方的眼中,看到彼此前世的憂傷,那麼情真意切,那麼撩人心扉。

 

初次聽到三生石,以為是一段美麗的愛情故事,某一對紅塵男女,在一塊岩石前,許下三生之約。他們在前世相愛,在今世邂逅,又約定好來生重逢。因為心有不舍,所以都不敢輕易投胎轉世,生怕夢裡的雲煙會迷離了雙眼。怕有一天,彼此重見時,早已更換了舊時容顏。雖說因果輪迴,可是蒼茫人世,誰又能肯定今生真的可以找到一個緣定三生的知己?太多的緣分無法辨認,開始也許心動不已,結局卻往往令人啼笑皆非。也許只有相遇在奈何橋,才會恍然,原來我們真的有過昨天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直到我看到這則故事,才知道三生石系著另一段前緣因果。富家子弟李源,因父親在變亂中死去,體悟到人世無常,故將所有家產捐給寺廟,在廟裡修行。他與主持圓澤禪師心性相投,在一起聚會談經,二人相約同遊四川青城山和峨嵋山。李源想走水路,圓澤則想走陸路,後圓澤依了李源,走水路去四川。舟行南浦,看到一個婦女在河邊取水,圓澤感傷地落下眼淚,嘆息道:「不願走水路,是怕遇見她。」因為此婦人懷孕三年還生不下來,而圓澤註定是要投胎做她的孩子。黃昏之時,圓澤便死去,臨死前讓李源三天後去婦人家,他將以一笑為證。十三年後的中秋夜,讓李源去杭州的天竺寺外,他們一定會見面。

 

三天後,嬰孩見到李源果真微笑。十三年後,李源去杭州天竺寺赴約,在寺外聽到葛洪川畔傳來牧童拍著牛角的歌聲:「三生石上舊精魂,賞月吟風不要論。慚愧情人遠相訪,此身雖異性常存。」李源聽後明白,這位牧童就是前世的圓澤,夢中的舊人,轉世之後得以重逢。只是情緣有限,漫長的等待,換來的只是短暫的邂逅。他們不知道,下一次相見會在何時,但是三生石上,早已記下了前世今生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我為這段隔世的重逢心生感動,又被感動,打濕了雙眼。三生石是安排有緣人相遇的地方,這是一塊靈石,知曉世間所有的緣起緣滅。無須指天發誓,來生終會相逢,無須長跪不起,等待的人,有一天就會偶然出現在你身邊。記住生命裡每一次微笑,記住每一個擦肩而過的背影,記住每一雙眸子裡憂鬱的嘆息。你是錦瑟,他為流年;你是嬋娟,他為大雁。

也許看過三生石的人,從此都會珍惜生命裡的際遇與相逢,珍惜每一朵花開的時間。因為任何一次錯過,都要再等待五百年,五百年是一次輪迴,五百年才會有一次機遇。當我們遇到那個甘願為自己回眸的人,就別問是緣是劫,哪怕今日的燦爛,化作明天的枯萎,我們總算擁有過那枝妙諦蓮花。所以我相信,每一天都會有許多人在一條輪迴巷等待,將遠去的時光細細尋找。直到遇見,直到在三生石上,尋覓是否有過一段不解之緣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其實我們無須對著鏡子,就看得清人生只是一場戲,但我們甘願在戲裡一見傾心。許多個雲淡風輕的日子,我常常會想,我的前世到底是什麼?是一個孤獨的伶人,所以今生會在臺上將寂寞演繹到最後?是一個江南的綉女,將一生的情事刺繡在錦緞中?是一個樓台的思婦,為遠行的丈夫,癡守成望夫石?是一朵零落的梅花,被噠噠的馬蹄濺起一地的嘆息?宿命早已編排好一切,三生石上刻著的文字,也不過是為了解答世間謎題的謎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