兒子接我進城享福,飯桌上兒媳說完話,我連夜趕回老家

兒子接我進城享福,飯桌上兒媳說完話,我連夜趕回老家

一位年事已高的母親,即使因為拆遷而得了一筆看來非常豐厚的補償,她除了會留些防老之外,一般會如何安排呢?最大的可能就是分給自己的子女,即使現在不給,自己百年之後他們也是法定的財產繼承人,這一點是不會變的。可是我兒子媳婦似乎已經等不及了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我叫蔣春梅,今年已經58歲了,我18歲嫁給我老公,20歲開始前後生下一子一女,兒子是老大,叫朱家允,女兒叫朱家瑤。兒子還只14歲的時候老公早逝,此後我便獨自拉扯兒子女兒長大。為了讓孩子們可以生活得好一些,那幾年我起早貪黑,忙完田裡忙菜地,還要飼養牲畜,幸好兒子還算是懂事,也會幫我做些力氣方面的農活,這樣我們母子三人才得以挺了過來。

兒子高中畢業之後就外出打工了,他說家境也不好,他成績也不好,乾脆不要再浪費那個錢,留著給妹妹讀書好了,此外就一直在外打拚。大概24歲的時候,他跟我講認識了一個同樣從農村裡出去的女孩,想結婚。見過之後,我覺得這個女孩挺伶俐的,看起來精明能幹,覺得是把過生活的好手,因此感到非常欣喜和欣慰,當時把自己所能拿出的錢5萬全部給了她家當彩禮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現在兒子已經38歲了,早就當了父親,兒媳給我生了個孫子,兩人在城市裡面生活多年。我女兒大學畢業之後進了家大公司,後來找了個有錢的女婿,日子過得比兒子寬裕得多,也不需要讓我擔心,我覺得自己的人生已經圓滿了。兒女結婚之後我都是在老家一個人生活的,也覺得自由自在,不想去麻煩他們。不過前不久,我們鄉下的房子拆遷后,兒子擔心我沒地方住,便執意將我接進了城,雖說不習慣,可我還是領了他們的一份好意,同意了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兒媳婚後其實與我並沒有太多交集,她個性太過精明,無利不起早,我覺得還是與她保持距離為好,而她顯然也不想與我這個婆婆太親近,於是我們關係就一般。可是這次進城之後她對我出乎意料地精心照顧,好象完全變了個人一樣,讓我有些受寵若驚。一天吃飯時,兒媳在飯桌上脫口而出說出了自己的目的,對我孫子說:「奶奶留了好多錢給你呢,你要好好孝順她哦。」原來她想著我的拆遷款,我兒子聽了也慌忙掩飾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我決定回老家,我寧願在老家租個房子住,至少那是個熟悉的地方,再說我一個人還舒心些。至於錢,我要留著有備無患,除非兒子兒媳真的迫切需要這個錢,我才會拿出來,要不然,就只能等到我百年之後了。目的性太強的孝順我承受不了,我覺得還是自己呆著有保障些。大家說,我做得對嗎?